央廣網上海5月11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14歲的小韓目前正躺在上海瑞金醫院移植科的病床上。飽受淋巴瘤病痛折磨的他,正在等待一名湖南的志願者給他輸送“救命”的骨髓。3天前小韓本該進行造血乾細胞移植手術,不過手術卻因為志願者的反悔緊急取消。
  更讓人揪心的是,為了術前的準備,小韓進行了兩天的大劑量化療,體內免疫系統已經被全部破壞,如果錯過治療,隨時都會面臨生命危險。目前上海瑞金醫院已經啟動了患者父親的半相合應急預案,也就是說由小韓的爸爸提供造血乾細胞。但是畢竟父親提供的“救命”骨髓可能只有一半左右的機會能夠在小韓的體內正常生長,手術效果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在公眾的眼中,需要“骨髓移植”的患者情況一定是相當危急緊迫,怎麼會出現了急剎車呢?這還得從今年四月份說起。小韓是去年5月份被查出患有T淋巴母細胞性淋巴瘤,急需乾細胞移植,手術的關鍵就是要找到能給與他乾細胞相匹配的人。
  今年4月,小韓的父母終於盼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通過中華骨髓庫的幫助,找到了與他相匹配的乾細胞捐獻者。小韓的媽媽宋女士說,他們被告知,對方是一個22歲的湖南小伙子。
  宋女士:說我們找到一個是92年的,是一個男孩子,全相合的十個點,十個點做移植是最好的,等於說他這個概率是幾萬到幾十萬分之一。
  配對成功,志願者也同意捐贈了,於是醫院立刻著手準備,體檢、化療這一切都進展得十分順利。做完一系列的手術準備之後,小韓的移植手術定在了5月8日進行。正當他們全家人正興奮地準備迎接小韓的新生時,一個消息傳來了:志願者突然反悔。
  5月7日,小韓的家人來到長沙,希望能找到這名志願者。中華骨髓庫湖南分庫管理中心主任何一平在接受中央台記者採訪時也表示,按照規定,志願者的姓名和身份信息需要嚴格保密,不能與患者家屬直接見面。而與此同時,骨髓庫的相關工作人員已經多次上門與其溝通,但是由於捐獻者的家長堅決反對,捐獻者也無奈改變了主意:
  何一平:他岳父岳母家以悔婚為要挾,自己的爸爸媽媽在我的辦公室,第一句話就是說,我兒子沒犯法,我也同情對方的父母。這樣好不好,你們抽我的,你們讓我去捐,我兒子一滴血都不能捐。而且我們不是沒愛心,我們曾經救助過困難家庭,捐錢啊、捐物啊,我們都捐。但是兒子的血不能捐,我去捐。他兒子也跟我們說了,跟他家裡鬧翻過幾次。他最後還是說,兩個家庭,我終還是站在以保護我的家庭的情況下,只能是請他再去找別人。
  據瞭解,目前,中華骨髓庫入庫志願捐獻者已經有183萬人,但其中仍會有大約20%的志願者會出現因為各種壓力反悔而流失的情況。在採訪當中我們的記者瞭解到,影響捐獻者決定的最大因素,是捐獻骨髓後是否會影響自己的自身健康。那麼,造血乾細胞移植究竟會不會影響捐獻者的健康?人們該怎麼樣來看待這個“骨髓移植”?
  在中南大學湘雅附三醫院血液科,一位醫師告訴記者,很多人認為骨髓是被醫生用器械從脊骨中直接抽取。事實上,移植的是骨髓中的造血乾細胞。從多年的臨床觀察,採集外周造血乾細胞對健康的捐獻者來說是沒有損傷的,而在捐獻之前要服用的叫做動員劑的這種藥物它對人體健康的副作用也不大。
  醫師:休息一兩天之後就可以恢復工作,你要是完全體力上完全恢復,這個因人而異,看他自己的體質,但一般來說還是休息個一兩周之後這個應該問題不大。
  中華骨髓庫湖南分庫管理中心主任何一平說,志願者報名的時候都是抱著美好的願望來自願地救助他人,但是隨著等待配對的時間往後推移,往往會遇到一些客觀的因素導致志願者中途反悔。對於骨髓庫工作人員來說,碰到這樣的情況並不是第一次:
  工作人員:從我們人道主義的角度,我們的願望是幫助一個家庭,但是如果對另外一個家庭造成更多的次生的傷害的時候,我們可能還是要謹慎地對待或者理性地對待。我們也在建議這個孩子,因為最後一次他反悔、不捐的時候,我們工作人員他打電話是大哭,自責。最後我們見他面的時候,也是滿含著眼淚,雙手合一,讓我們向對方道歉,也向我們道歉,幾乎是90度的鞠躬。
  記者隨即也聯繫了在2003年曾經成功做過骨髓移植的捐獻者楊曦,他說,骨髓移植並沒有給自己的健康造成影響,同時他認為,不應該苛責這位捐獻者,因為骨髓移植志願者有時候面臨的壓力是其他人難以理解的:
  楊曦:捐獻者本身是出於做善事的做好事的心愿來的。他任何時候作出決定有可能都是有理由的,當然那個理由有可能不一定能被外人所理解,所接受。所以我特別希望把這個壓力更多地放在誰的身上,放在醫療團隊身上,醫生應該幫助患者做出一個萬全的決定,比如說他在找這種無關供者的時候,他會有一些方法去做一些應急性的補救措施,他既然用無關供者的就是沒有血緣關係的造血乾細胞,他就應該作出應對一切可能性的準備,而不是把這個風險完全放在捐獻者的身上,我覺得捐獻者有可能他承擔不了這麼大的壓力。
  就像這位曾經的捐獻者楊曦所說的,我們不應該去苛責這位志願者,包括剛纔我們講到20%比例中途退出的志願者,因為他們當時作出這個決定包括自己拿出自己的血液去做種種的檢測,其實也是出於善心的考慮。
  願望一定是美好的,但是中途會面臨很多的壓力。因為這個過程不是簡單的打個針抽個血,簡簡單單那麼可行的,它有一整套嚴格完整的醫學過程,這個過程不僅需要志願者在生理、心理上做好充分的準備,更需要你在生理、心理方面有超過常人的承受力。  (原標題:乾細胞捐獻者手術前“脫逃” 20%捐獻志願者因壓力反悔)
創作者介紹

墨攻

hf22hfzq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