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道正 攝
  中新網天津5月15日電 (記者 張道正)一部紅色小說,竟能讓人讀到入迷,讀到痴醉,而後便是欲罷不能;一齣紅色戲劇,竟然讓苛刻的戲劇專家激賞,竟然能使觀眾掏錢買票,好評如潮;這,只能用經典來形容了。天津人民藝術劇院根據著名作家梁斌小說《紅旗譜》改編的大型同名話劇正是這樣的紅色經典。
  記者15日從天津人民藝術劇院獲悉,話劇《紅旗譜》三月份在首屆天津曹禺國際戲劇節上亮相獲得好評如潮,不少觀眾致電天津人藝,希望加演,在對市場進行充分調研後,天津人藝決定在5月21日、22日19:30於天津津灣大劇院再度上演話劇《紅旗譜》。
  在梁斌漫長的寫作生涯中,《紅旗譜》具有特殊的意義和重要地位。這部傑作既是梁斌眾多作品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也是中國人民和文學愛好者家喻戶曉,耳熟能詳的紅色經典,曾被多次改編為話劇、電影和電視劇。著名文藝理論家周揚曾評價:“梁斌《紅旗譜》的語言非常簡練生動,具有鮮明的特點。”
  任何改編都要契合當代人的欣賞習慣,契合當代人的審美需求,要以歷史和當代對話。《紅旗譜》原著主要以“朱老鞏護鐘”、“反割頭稅”、“保定二師學潮”為中心事件,從清末至1930年代前後三十多年的歷史為背景,生動地再現了農民革命從自發到自覺鬥爭的歷史進程。
  “農民對土地的依戀,熱愛,是與生俱來的自然特性,誰要剝奪農民的土地,無異於剝奪農民的生命,這個社會問題無論以往還是當今,都需要我們予以相當的重視和關註。”話劇《紅旗譜》導演、天津人民藝術劇院院長鐘海認為,劇中農民們竭力追求並渴望建立的理想社會,其實正是我們現在的當下。
  鐘海表示,這個社會凝聚著革命者的理想,凝聚著中華民族的偉大夢想:民族復興的中國夢!重溫這部紅色經典,對於努力實現“中國夢”的今人,無疑是一面歷史的鏡子,有所警示,有所啟迪。這是話劇《紅旗譜》改編的意義和價值,也是編導者的目的和初衷所在。
  話劇《紅旗譜》保留了小說中的主要人物和主要事件,以“朱老鞏護鐘”、朱老忠帶領農民“反割頭稅”為主線,講述了朱老鞏、朱老忠、大貴和嚴志和、嚴運濤兩家貧苦農民三代人與馮蘭池一家為代表的惡霸劣紳兩代人,圍繞土地問題進行的“霸占與反霸占”、“剝削與反剝削”的殊死鬥爭。
  該劇塑造了一大批性格鮮明生動的人物形象,朱老鞏,朱老忠,嚴志和,嚴志祥,老驢頭,朱富貴,嚴運濤,朱大貴,賈湘農,春蘭等等,這些人物亮堂堂地站立在話劇舞臺上,以他們奮勇向前,無所畏懼,英勇革命的英雄主義氣慨和精神,以及鮮明生動的人物性格,震撼著舞臺,也震撼著觀眾,給觀眾的靈魂和情感帶來一種巨大的藝術撞擊力量!
  為了真實地塑造好這一批劇中人物,編導採用了很多獨特的藝術手法。開場時將劇中所有農民雕塑化,呈現一個氣宇軒昂,形象高大的雕塑群體。這個農民群體雕塑化造型開場,不僅深化了本劇主題,也展現了農民英勇抗爭的英雄氣慨;細化每一個事件和情節,力求通過這些事件和情節構成的整個故事。
  那些最富有動作性最適合舞臺演出的人物、事件和情節濃縮在兩個多小時的劇本中,一系列革命農民的英雄形象,一系列豐富生動的戲劇情節,觀眾看到的是最精彩感人的戲劇人物和橋段。
  此外,《紅旗譜》的語言同樣非常具有動作性,幾句話甚至一句話,就能夠把人物的性格和內心生動直觀地呈現在觀眾面前。編導真實繼承了小說語言方面的非凡成就,尤其著力於把那些最具有動作性的語言用在人物身上。由此,一種古樸、純正、自然;濃郁、親切、朴素而又氣魄的民族風格耀然舞臺,從而實現了編導“追求自己獨特創作風格”的初衷。
  為了製作、排演好這部大型話劇,天津人民藝術劇院組織精兵強將,調集了近80名演職員的龐大演出陣容,力爭以最好的精神食糧奉獻給廣大觀眾。
  本劇由著名劇作家衛中攜天津人民藝術劇院青年編劇王曉龍聯合改編,由天津人民藝術劇院院長、國家一級編導鐘海擔任導演,並力邀有“中國第一農民”之稱的著名演員——電視劇版《紅旗譜》朱老忠的扮演者吳京安傾力加盟。(完)  (原標題:話劇《紅旗譜》贏得市場 五月津門再上演)
創作者介紹

墨攻

hf22hfzq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